顾念之

婶婶抖抖身上的盐继续开始肝刀_(:зゝ∠)_

lof大概是碎碎念堆积地……这是我三次亲友最少的app了……

基本不扩列(也基本没人会扩我)

主职业审神者,兼职料理御侍和梅弗特哈涅的愈术师。

最近接了个新活儿,正在空桑代理食神_(:3」ㄥ)_

刀剑只吃亲情向/无cp剧情向

黑塔全员厨,天雷极东米英红色

BG BL通吃。(BL多吃原耽;没有BG的就原女(丧心病狂.jpg),能接受的拉郎腐向挺少的。天雷骨科但是吃爆腐向伪骨科?(这人怕不是有病.jpg)

海贼一生推!

怪师查九坑底躺,有没有人一起来吃龙猫国啊~

关于上次的那个写手挑战。。。(2)

这玩意儿居然还有2
是一个私设如山,大概会有后续的段子|•ω•`)
好了写手的题目我答完了(:з」∠)_继续咸鱼










-
-
-
  黑桃国的著名湖泊瓦伦湖位于国土北端,地处黑桃与梅花的国界上。值此深秋时节,湖边成片的红枫林绵延上百里,天空中已经开始落下细小的结晶,飘在人的脸上,带来痒痒的触感。
  
  阿尔弗雷德就矗立在这样的一幅景色里,他的身后是正在商量着什么的亚瑟与王耀,两人脸色都不怎么好。

  而更远处,是他曾经的家。

  说是“曾经”,但其实阿尔弗雷德根本不记得多少有关这个家的事。他们一家在阿尔诞生之后就离开了这栋房子,搬去天气更温暖的黑桃国南方居住。他所能回想起来的最初的记忆,是中午穿过树叶的阳光,是午后寂静无人的大道,是牵着他的手的马修。
  
  是的,马修,马修·威廉姆斯。继承了母亲姓氏的,他的亲哥哥。

  他永远记得那天。那天,马修因为受不了自己的哭喊,偷偷带自己出了家门去买枫糖浆;那天,他们两人走在两边栽种着枫树的大道上,自己甩开了马修的手,在道路上奔跑起来;那天,当马修好不容易追上自己,快要到家时,他轻轻地说:阿尔弗你还记得吗,我们原来的家里,也有像这里一样火红的枫叶……

  他回过头仰望这个只比他大了一岁的孩子,眨了眨无辜的蓝眼睛。马修发现了阿尔的视线,低下头冲他笑了笑。

  他说,今天的事情我会保密的,但是没有下次了哦。

  没有下次了。

  但是,这么多年,这句“没有下次了”,马修他说的还少吗?哪一次是最后一次?

  阿尔弗雷德突然明白了。

  ……他在纵容我。阿尔想

  这个人永远都站在他一回头就能看得见的地方,即使是在他成为了K他成为了A之后也是这样。他永远能用那双带有魔力的淡紫色的眼眸安抚阿尔弗雷德所有的不安和恐惧,他永远小跑着跟在他后面,用有些沙哑的温柔的声音喊着他,带着一点无奈和宠溺:

  “慢一点啦阿尔弗,你这样我要跟不上了呐——”

  可他呢?他可曾因为马修的呼喊而停下来过吗?

  ……没有。

  阿尔弗雷德突然感到崩溃。他总是一意孤行,总是自视骄傲,总是把所有人都甩在身后,但是马修从来都愿意去追赶这样他,因为他是哥哥,他一直在用自己最大限度的忍耐,去纵容着阿尔弗雷德的一切。

  但是马修又是带着怎样的心思去跟在他身后的呢?他讨厌吗?他失望吗?他有没有一瞬间……有过想要永远离开这里的念头呢?

  他不知道。
-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