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念之

婶婶抖抖身上的盐继续开始肝刀_(:зゝ∠)_

lof大概是碎碎念堆积地……这是我三次亲友最少的app了……不定期会突然发负能文字,不想看可取关

基本不扩列(也基本没人会扩我)

主职业审神者,兼职料理御侍和梅弗特哈涅的愈术师。

最近接了个新活儿,正在空桑代理食神_(:3」ㄥ)_

刀剑只吃亲情向/无cp剧情向

黑塔全员厨,天雷极东米英红色

BG BL通吃。(BL多吃原耽;没有BG的就原女(丧心病狂.jpg),能接受的拉郎腐向挺少的。天雷骨科但是吃爆腐向伪骨科?(这人怕不是有病.jpg)

海贼一生推!

怪师查九坑底躺,有没有人一起来吃龙猫国啊~

但是我们没有死

我们得活下去

不管是会难过,还是劳累

活着的理由和不死的理由是不一样的

太脆弱了,真的太脆弱了


指责真的不会使我成长,反而会让我更玻璃心,更害怕指责,但是我又做不好


但是我又做不好啊


我怎么才能好起来啊,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好

我不想听伤人的话


所以我会先低头,以此来回避吵架


但是你却因为我的回避而变本加厉


然后,你又把我教育成了一个“好女孩”


一个为了他人着想,不想对家人狠心的“好女孩”


你知道我不会真的说走就走,所以你故意说些伤心的话来刺激我,从而加重我的内疚和罪恶感


我觉得我被你,被你们,被我的父母,从另一个意义上,道德绑架了


粗神经又不是没长神经,睡一觉就忘记了并不代表伤痕也会跟着消失


我就像一个瓷器,被你们一次次扔到地上摔碎,又被你们亲手粘好


然后再摔,再碎,再粘


“成长其实就是一个不断失去的过程”


的确,至今为止我已经失去了很多很多东西


想着,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我能有时间将它们一一拿回来


但是,现在都已经无法取回的东西,未来的我真的能好好的拿回来吗?


“——珍惜当下。”


白嫖一个唱帝!!!!!!
我真的我在医院走廊上直接跳起来

不得不说,昨天我去找老师要试卷时

她说的那句“我觉得你考的不错”

听完我都快哭了

然后中午午休,我趴在桌子上想清醒一下,朋友摸了摸我的头以示安慰

她也没说任何话,但我就是鬼使神差的回了一句:“我没有在伤心,真的。”

假的。

我今天问今剑:“你想去修行吗?”


银蛋。


我(微笑):“去修行的话,就能见到义经公了,期待吗?”


金蛋。


我决定一鼓作气:“那,明天就出发,怎么样?”


绿蛋了。


绿蛋了……


昨晚小夜回来了。。。忘记截图了orz
今天早上送的爱染

10月25号开的信
只要是NEW我就开心

一发单抽瞬间清醒,差点从床上蹦起来
我也是有地知的人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