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风

名字是随便想的
刀剑只吃乙女向/或无cp剧情向
凹凸吃所有cp(正经脸(是的你没听错)
自己有在产粮,但是还没有到可以发出来的程度
可能以后会发吧 (^▽^)
爱好摸鱼,没事儿就摸鱼,极少数会发。
理想漫画家

立个flag

剩下的150战中
要是出了号叔
就日更一万字
或者周更两万字
就战扩这掉率
我觉得不怂(叉腰)

犬洛:

反正不会有人理的,于是过来信仰一下×
两个挑战同时进行

emmm这次我改变策略了哈哈哈哈哈哈
前一次锻刀锻出谁,下一次锻刀就谁近侍。
结果,试遍全本丸,还是长谷部靠谱。
出祖宗之前还出了江雪三号机和莺丸三号机,还有各种130地狱。
大概用了30000×4资源,感觉还可以?
欢迎祖宗°ʚ(*´꒳`*)ɞ°.【回本丸开深夜趴体了ლ(❛◡❛✿)ლ 

只是存个稿


-
  啊,肚——子——好——痛——
-
-
-
  顾念整个人承大字型摊在大广间外面的走廊上,一脸生无可恋。
  “……”从厨房走出来的加州清光看了一眼自家主上,然后面无表情的从她身上直接跨过去。“清光你个没良心的……”顾念伸出手可怜兮兮的拽住他的内番服下摆。“我都受伤了……”
  “明明是你自己要逞强。”然后她感受到了来自自家初始刀的深深的嫌弃,“呜哇我不管!我肚子疼,清光你抱我起来。”
  “……我拒绝。”
  “我不听我不听。”
  “……”
  主上痛经非要我抱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
-
  “今天轮到谁当近侍了?”最后清光看她可怜,决定坐在旁边陪她说说话。“不知道……我都三个月没回来了哪还记得。”
  “……”清光听到那个“三个月”沉默了一下,“任务完成了?”
  “嗯……昨天是最后一个。”顾念试了一下自己坐起来,结果因为小腹和手臂的双重疼痛放弃了。“接下来我就都可以留在本丸啦,怎么样这段时间你们有没有想我。”
  清光看看她的星星眼,“……还好。”及时的把“没有”憋了回去。
  “……撒谎。”
  “!你知道干嘛还要问啦!”
  顾念看着自己头顶上的风铃,“……对不起呐,清光。”
  “……没事。”我们……都习惯了啊。
-
-
-
  顾念的本丸和其他人的本丸有些不一样,当然不一样的并不是刀男,而是她本人。
  顾念她,除了审神者的身份之外,还有一个隐秘、危险的“第二职业”。
  ——她,是政府御用的,被称作『肃清者』的暗堕本丸地下清理人员,专门负责将那些已经暗堕的付丧神,斩杀。
-
  “主上我看过了,今天的近侍是崛川,但是他昨天出去远征还没回——”
  “啊啊啊啊我不活啦——!我好不容易回来了怎么都没有刀来关心我一下啊——!!呜呜呜你们这群傻儿子阿妈我真是养了一群白眼狼啊啊啊啊啊——!!”
  “……”啊这人是谁我不认识。加州清光一脸冷漠。
-
  嘛,如果有人看到她现在正毫无形象的在走廊上滚来滚去,嘴里还在嚷嚷着一些让人很无语的话,大概没有人能够把她和冷漠无情的『肃清者』联系到一起吧。
-
-
-
  最后顾念是被长谷部抱去找了药研。
  对于顾念痛经这事其实整个本丸都淡定的不能再淡定了,所有的刀男包括小短刀们都对这件事情习惯的要死。可能因为是就算是这种比较私密的事情顾念也可以毫不回避的坦然说出来原因吧。
  ——他们的主上大人对他们就是一副小孩的性格,对外人就冷漠的不能再冷漠他们能有什么办法呢,他们也是很绝望啊,谁叫她是主上呢。
  从药研那要了红糖水,顾念一口气把它喝下去之后抹了一把嘴,问药研和长谷部:“我不在的时候大家都怎么样?”
  两把刀对视一眼,“总的来说,一切正常吧。”
  药研推了推眼镜:“短刀已经大部分都满级了,推图也已经全部结束,按照主上的要求,这几天一直都在阿津贺志山重复出阵。”
  “新来的几把刀,主昨天已经见过了。”长谷部一边说一边夺过顾念擦嘴的袖子,抽了张纸小心的帮她擦掉嘴角的水迹。“主,这样很没形象的还请您注意。”
  “没事没事。”顾念接过长谷部手上的纸,“新来的刀啊,我记得有一期一振?”她看着药研笑了笑,“太好了呢,药研。”
  “嗯。”后者也看了看她,笑容里的开心是藏不住的。“我记得还有个新短刀,叫什么来着……不行动光?”
  “是不动行光。”长谷部及时的出声提醒,他咳嗽了一声,“他和我同为那个男人的佩刀,所以我就先行将他安排在了我们部屋,不知主有没有别的安排……”
  “嗯,我是没什么,”顾念看着长谷部,“长腿部你……没事?”据顾念所知,这位不动行光对织田信长并没有那么大的成见,甚至可以说是喜欢信长的。
  “……”后者沉默了一会儿,“都是过去的事了。”
  “而且他嗜酒,如果我不照看着一些恐怕会很麻烦。”
  “哦……那就拜托你了。”顾念也没有再说什么,“有什么事马上告诉我哦。”
  “是,谨遵主命。”
-
  除了这两振新刀之外,顾念记得昨天见的新刀里还有莺丸来着。
  “啊,果然在这。”她在大广间后面的走廊上看到了正坐着喝茶的莺丸。“哟莺丸你好啊。”
  淡绿色头发的千年老刀回头看看顾念,“主上。”非常礼貌的问了声好。
  “……”
  “……”
  然后话题就死了。
  “呐莺丸,”最后还是顾念出的声,“长谷部有和你说过关于我工作的事吗?”
  “……稍微有说过一点。”莺丸侧目,“似乎是一年中会有三个月都不在本丸?”
  “嗯。”长谷部果然只说了这个……“他没说别的了?”顾念还想再确定一下。
  “嗯……还有就是,主上的工作性质。”莺丸似乎犹豫了一下,“将暗堕的付丧神……”
  ——“斩杀。”
  最后这两个字是顾念低着头说出来的。有那么一瞬间,空气似乎都停滞了一下。
  “……”莺丸看着顾念,长刘海后面的眼睛微微眯起,“……很危险呢。”
  “嘛,还好吧。”她无所谓的耸耸肩,“一般不会受伤的啦,我可是很厉害的。”
  “可是您昨天回来的时候好像就受伤了啊。”
  “啊啊啊昨天那是个意外,意外啦。”顾念用没受伤的那条手臂捂着脸,“昨天的情况有点复杂啦……除了昨天我可基本没受过伤哦。”
  付丧神看着一脸悠然的少女,沉思了一会儿,最终决定,还是问吧。
  ——“主上您,为什么会去做这种工作呢?”
-
  啊,果然问了。
  顾念看了一眼莺丸,然后拿起他茶杯旁边的盘子里放着的一串三色丸子,“我吃了哦?”
  “请随意。”
  “……唔,这个怎么说,我有我自己的目的。”片刻后她叼着吃剩下的竹签,“而这个目的具体是什么,我现在暂时还不想告诉你们。”
  “我做这份工作是为了调查一些事,”顾念低着头,“这件事的真相如果公布出来,很可能会对现在这个『为了对付时间溯行军而建立的审神者系统』产生非常大的影响,而在我还没有彻底掌握证据之前,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少女很郑重的看着莺丸,“并不是因为我不信任你们,或者是其他跟你们有关的任何理由所以我才不告诉你们的,这点请你一定要信我。”
  “……”莺丸看着少女,突然淡然一笑,“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这点我还是知道的。”
  “我没有不信任主上的意思,”莺丸像哥哥一样揉揉顾念的头发,“主上愿意告诉我们这些,已经说明您非常的信任我们了,不是吗?”
  “……”顾念沉默了。她拿着竹签在手上把玩着,突然开口:“你们这些刀啊……说的话都跟串通好了似得,一个个的……”她突然又笑了,“嘛……不过,谢了,听到你这么说我很开心。”
  莺丸愣了一下,笑而不语。“话说莺丸。”
  “怎么了?”
  “你这么喜欢喝茶,我以后就叫你茶丸好不好。”
  “……我可以拒绝吗?”
  “好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茶丸~”
  “……”
  啊,长谷部说的没错,我们家主上真的不听刃说话。

看开了看开了

如题。

大概是真的看开了。

命里有时终须有。

嗯,感谢各位奶我的大佬们。 @咸成鱼卵  @Socerer @钱善财   @夜沉樱  @祁山籽药  @记忆中回忆  @微生阳 (如果有漏的先说声抱歉)

已经不纠结了。

突然醒悟。

最后再次占tag抱歉。

求奶求奶QAQ

没有sada酱我要哭死了😭😭😭😭

一起玩游戏的两位婶婶都是第一天就出了……就我……到现在没出……

可能是联队战连出的两把阿尼甲把欧气用完了吧……

啊啊啊啊啊啊我不管啊我要小贞啊他那么可爱!!!!

求各位大佬奶我一口啊啊啊啊啊!!(土下座)

最后占tag抱歉